吉首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德甲

为了追富豪千金我变成了鹦鹉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18:15:00

这里是燕守阁的第十五个故事

为了追富豪千金我变成了鹦鹉

文∣木荣

孙子楚是个青年书生,性子痴顽,天生六指儿,人赠小号——孙大傻。

这天,他沐浴更衣,背着书箱去好友张回家参加诗会,哪知刚走到书房门口,却听里面传出阵阵波涛般的浪笑声。

孙子楚一脸黑线,走进去一瞧,这哪是什么诗会?分明就是一个大型娱乐集会现场!

孙子楚想逃,用袖子捂着脸,可惜为时已晚,张回使了个眼色,两个浓妆舞姬扭着小腰走过去把他架去了里面的坐席。

孙子楚知道自己这回又被张回那孙子给坑了,他想叫,口中被灌进一壶烈酒;他想反抗,手被两个舞姬反剪在身后动弹不得。

苦也!

这时,屋外突然传来一阵笛声,清悦动人,恍若天籁,所有人都沉醉了。

孙子楚趁机踉蹡着逃出了张家“书房”。

二月天气,尚自清寒,风一吹,酒醒了大半,外面下了点小雨,街边的桃花在雨中开得清新明丽。

笛音停了,孙子楚闭上眼深吸一口气,空气清新,使人舒畅,嗯……好香!

“喂,你这人走路不长眼睛的?”

突然,一个愤怒的声音在他对面响了起来。

孙子楚睁眼一看,怪不得这么香,原来自己跟一位姑娘撞了个满怀。

孙子楚退后一步,这才看清,自己撞的那姑娘肤色雪白,头发乌黑,手里拿着一支玉笛和几枝新折的桃花,不但浑身散发着清雅的贵气,那脸长得更是像画儿上的仙女一样美。

“我……”孙子楚为难地笑,模样像个呆头鹅,“谢谢救命……不好意思!”俯身捡起几朵桃花,试图放回花枝上去。

“傻子!花落了就长不上去了。”姑娘开口笑骂,露出一颗小虎牙。

孙子楚心中涟漪无风自动,越发不知所措:“对对对,花落不能重生,人死不能复生……”

姑娘身旁撑着油纸伞的青衣小婢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小声说:“小姐当心,此人头脑怕是有病。”

小姐看着孙子楚摇摇头,面露可惜之色。

2

雨中,主仆二人渐行渐远,上了1辆装潢豪华的马车。

“呀!子楚兄原来喜欢这一款!”

孙子楚正自怅惘,1回头,张回不知什么时候已追了出来。

“甚么……款?”

张回指着马车咂舌:“刚刚那位姑娘啊!她可是首富韩英贵的独生爱女,名叫阿宝,肤白貌美,吹得一手好笛,今儿让你遇见算是赚到了。

“听说她今年芳龄……多少来着?二十五,嘿嘿,老姑娘了!从10六岁开始挑,九年了,去她家提亲的男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吧,帅的,有钱的,做官的经商的读书的,应有尽有,她愣是一个没瞧上,这姑娘挑剔的很,就是个奇葩,我看你倒可以去试试,她和你这种……骨骼清奇的货,还真是天生一对,哈哈!”

孙子楚扑上去给了他一拳:“去去去,今天的账还没跟你算呢。”

有句话叫,嘴上说着不要,身体却很诚实。

这几天,孙子楚一直在寻找一把好斧子。

事情是这样的:

自从上次在张回家门口偶遇阿宝后,孙子楚回来就开始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。

一天前。

孙子楚终究狠下决心,花了一两血本,请城西的张牙婆去韩府提了个亲,韩英贵听罢孙子楚的大名,只说了两个字——“呵呵!”

张牙婆知道这是没戏的意思,识趣地抬起屁股走了,偏巧刚出门就遇见了阿宝。阿宝知道孙子楚是个六指儿,笑道:“你回去告知他,把六指儿去了,我就嫁他。”

张牙婆回来把话转告了。

孙子楚的斧子找到了。

……

三往后,韩府。

“去了?”

“去了。”

“用斧子?”

“用斧子。”

“真是个傻子。”阿宝皱着眉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指,都替孙子楚疼的慌,“行吧,你去再叫他把傻气也一并去了,我就嫁他。”阿宝轻描淡写说着,又把张牙婆打发了。

孙子楚想哭,没有泪的那种。

4

转眼已是清明,陌上踏青,孙子楚被张回拉出去散心。

草长莺飞,鸟语花香,忽见不远处绿柳树下坐着个白衣姑娘,看样子正是阿宝。

孙子楚想起之前她要自己去傻气的事,摸摸断掉的六指,鼓起勇气走了过去。

春风和熙,阳光下,阿宝的容颜俏丽生动,低头安静编着花环的模样美好如画,孙子楚痴痴看着,只觉每走近一步痴迷就多一分,也不知过了多久,树下早已空无一人,孙子楚却还站在那儿望着阿宝坐过的地方发呆。

张回从背后偷袭他:“瞧瞧这点出息,魂儿都被勾走了。”

孙子楚也没反应。

晚上回到家,孙子楚全部人还是痴痴呆呆的,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只知道傻笑,一连两天不吃不喝,父母以为他要死了,孙子楚忽然开口道:“我在阿宝家。”

爹娘大惊,急忙找了法师来到阿宝家为子楚招魂,韩英贵又气又笑:“我们两家从无来往,你儿子怎会把魂儿丢到我家?”

子楚爹心说:“这……这上哪儿说理去啊?”

正闹得不可开交,阿宝突然急火火跑来:“来招,来我房间招。”

……

一个时辰后,孙子楚醒了。

孙子楚吃了四大碗米饭,喝了1盆汤,又要了1只烤鸡,吃的狼吞虎咽,狼吞虎咽。

子楚爹娘看的目瞪口呆,一脸懵逼。

原来清明那日,孙子楚看着在柳树下安静编花环的阿宝,不知怎的就入了迷,不知不觉间身子越来越轻,魂魄竟脱离本体依附在了阿宝衣襟上,随着她走了。

子楚来到阿宝家,看着她吃饭,看着她睡觉,心中欢喜,只觉永久看不够。

夜间子楚入阿宝梦中找她说话聊天,阿宝问他是谁?他说自己是孙子楚。

阿宝搬着他脸仔细看了看,惊道:“你……莫不是上次撞掉我桃花那人?”

孙子楚不好意思地点点头。

阿宝越发惊讶:“……只是你为什么会在我梦中?”

问完此句,两人都酡颜了。

阿宝想的是: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难道我竟在自己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思念过这傻子?

孙子楚想的是:总不能告知你,我为你思念太过,丢了魂儿吧?

两天后,孙子楚在梦中找阿宝帮忙,说自己肚子很饿,想回去一趟,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了。

阿宝正疑惑,梦醒了,子楚爹娘恰好带人上门来为子楚招魂,阿宝才知梦中的是孙子楚的魂魄,来不及多想,立即就把法师带去了自己房间。

“多亏阿宝当机立断,我才没被饿死。”孙子楚嘴里嚼着烤鸡含混不清,脸上却是一副“我媳妇儿威武,我骄傲”的欠揍表情。

子楚爹抬起手给他一顿胖揍:“叫你迷恋阿宝,叫你迷恋阿宝!”

再说阿宝这边,自从丢魂儿事件后,和孙子楚的关系陡然变得奥妙起来。

她打小就生得貌美,锦衣玉食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从十六岁起上门提亲的人就没断过,可眼看着都快等成老姑娘了,却连个让她脸红的人都没等到。

如今,不知从哪儿冒出个孙子楚来,其貌不扬,家世普通,性子还有点痴,可却愿意为了她一句玩笑话把六指儿去了,又为她丢魂儿丢到了家,差点丧命。

这类傻事,反正那些英俊潇洒的富家公子是不会为她做的,那些有钱有才的有志青年更是不屑。

可那些世俗眼中的良配,她却一个也没看上,反而是这个满身傻气的孙子楚,却叫她开始心生期待呢。

鸿雁传书不大合适,阿宝从水月寺求了两个平安福,让丫头送了去。

事情进展神速。

第二天早上,阿宝正在梳头,窗边忽然飞来只鹦鹉,阿宝嘻嘻一笑,伸手把鹦鹉抓了过来。

阿宝喂它果子吃。

鹦鹉不吃,却开口道:“阿宝,我是孙子楚!”

阿宝惊呆了。

这个孙子楚,总是不按常理出牌,想起上次丢魂儿的事,阿宝隐隐觉得不妙,赶忙把鹦鹉放回窗台:“快回去,快回去!不然又会像上次那样饿死掉的。”

鹦鹉扑棱着翅膀赖着不走:“平安福我收到了,我是专程来道谢的。”

阿宝满头黑线,送平安福就是为了让你平安啊,你变成鹦鹉是要闹哪样?

阿宝拿出一根针吓唬它:“你到底走不走?”

鹦鹉摇摇头。

阿宝又拿来竹竿轰它,鹦鹉被竹竿打掉了几根羽毛,狼狈地飞走了,不一会儿,又振着翅膀扑拉拉飞了回来。

阿宝:“.…..”

就这样,阿宝坐着,鹦鹉就落在她膝盖上,阿宝睡觉,它就依偎在她的床帐旁。阿宝先后尝试了火燎,棒子打,菜刀吓唬……一系列恐怖活动,最后都以失败告终。

真是只矢志不渝的鹦鹉。

很快过了三天,阿宝派丫头去孙家偷偷观察,孙家果然不见了只鹦鹉,而孙子楚也躺在床上断了气,只有胸口还略有余温,子楚爹娘正准备给他办后事。

阿宝急哭了,这个鸟人,是诚心想把自己作死,让她无人可期啊!

阿宝改用激将法:“孙子楚,实话告诉你吧,其实你的真情已然打动了我,可眼下你是鸟身,我就算再喜欢你,我们也没什么可能了,你要是能再变回人体,我就答应嫁你。”

鹦鹉两只眼瞪得溜圆,看着阿宝,兀自不信。

阿宝赌咒发誓:“这次是真的,绝不骗你。”

鹦鹉不接话,一双鸟眼神情复杂。

阿宝灵机一动,脱下绣鞋放在床底,上床睡觉去了。

“既然喜欢做鸟,那就永久做鸟吧,反正我将来要嫁的是人,一定不是鸟。”

鹦鹉心惊,背转身子偷瞄一眼床底。

第二天,阿宝的1只绣鞋不见了,鹦鹉也不见了,窗户开着一个小缝儿。

阿宝拿起另外一只绣鞋看了看,嘴角凝起一抹狭促的笑:“死鹦鹉,学坏了。”

同一时间,孙家,清晨,孙子楚房中飞来一只鹦鹉,嘴里叼着一只粉色绣鞋。

鹦鹉进屋后放下绣鞋,倒地而亡,不一会儿,孙子楚醒了。

孙子楚醒来,睁眼望着天花板大笑不止:“成功啦,成功啦!”

正在准备后事的子楚爹娘见儿子又一次“死而复生”,冲上去一齐给他一顿胖揍:“这么能折腾,你咋不上天?”

由于绣鞋的原因,韩英贵不得不同意了孙子楚和阿宝的婚事,一时邻里轰动,引为笑谈。

一个月后,阿宝和孙子楚举行了盛大的婚礼。

拜过天地,入了洞房,孙子楚心中正自惴惴,一不留神已被新娘子一把拧起了耳朵:“叫你作死,叫你变鹦鹉,叫你偷绣鞋,害我被人笑!”

孙子楚疼得直吸气:“阿宝饶命,阿宝饶命……”

“说,是谁教你的?”

“无人教我,我……想可能跟上次丢魂儿的原理差不多。”

阿宝掀开盖头,把孙子楚拽到灯下仔细视察,见他眼神虽有闪烁,但脸上微表情却不像是在骗人。

“灵魂出窍,本事挺大啊。知不知道现在所有人都在笑我?”阿宝松开手愤愤。

孙子楚摸摸耳朵,不好意思地说:“阿宝,绣鞋的事……真心对不起,人们都说我占了你的便宜,我……不是故意灵魂出窍的,只因太过……”

孙子楚吞吞吐吐,语无伦次,像初见时一样蠢蠢的可爱。

阿宝看着他笑,对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:“傻子!你以为我嫁给你真的是由于你变成鹦鹉偷了那只绣鞋吗?错,大错特错,本姑娘不想嫁,区区一只绣鞋岂能让我屈就?再说了,那偷绣鞋的机会,还不是我给的?”

“那是为了什么?”孙子楚惴惴,“我把六指去了你都没答应嫁我。”

阿宝看着他,眼神幽怨,叹了口气,欲言又止。

洞房里烛影摇摆,相对无言,半晌,阿宝才理了理鬓发郑重道:

“孙子楚,我也是前不久才想通,一直以来,向我提亲的男子非富即贵,可我挑了9年,一个都看不上,人们都说我奇葩,其实并非我的要求过高,只是由于没遇到那个让我心安的人罢了。”

孙子楚用手指着自己鼻子:“那你现在遇到了?”

阿宝:“我要等的并不是什么有钱有颜有权有势的完美男子,财富和美貌本姑娘都有啊,我的夫君只需负责好好爱我就够了……而你这傻子,能为了我丢魂儿,而且没事儿还能变成鹦鹉玩玩儿——堪堪当此重担!”

“.…..”

这边厢,阿宝已凑过去在他颊上印了浅浅1吻:“礼成!”

幸福来的猝不及防,孙子楚感觉自己灵魂又出窍了。

身体僵得像个柱子,孙子楚在虚空中看着阿宝表白自己的痴相,忽然想起了张回曾说过的话,果然,他和阿宝本就是天生一对啊!

(注,此文以聊斋《阿宝》为底本改编。)

为了追富豪千金我变成了鹦鹉

END—

本文版权归︱燕守阁︱所有,转载请注明

图片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

为了追富豪千金我变成了鹦鹉

她是有

木荣

燕守阁主

一个有故事的江湖客

有约不来过夜半

闲敲棋子落灯花

每天

带你进入

不一样的

古风江湖

燕守阁

往期好文:点击题目即可阅读

威尔刚女人吃

植物伟哥副作用

viagra15pills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