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首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中甲

安化男儿跨过叶尼塞河桥我一直在路上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10:28:58

昨晚看完巴西那场比赛才睡,骑到中途,又累又困,就在这个公交站的椅子上睡了一觉。除过往车辆的轰鸣声,没有人打扰我,睡得还踏实。

安化男儿跨过叶尼塞河桥我一直在路上

我都有点分不清这是麦子还是牧草?

安化男儿跨过叶尼塞河桥我一直在路上

叶尼塞河谷边的1座小城,沿山坡而上,错落有致。

安化男儿跨过叶尼塞河桥我一直在路上

跨过叶尼塞河的大桥,这是一路上,经过最有现代设计感的桥。叶尼塞河是中、西西伯利亚的分界线。这也意味着,我连续骑了两千多千米的山路,终究可以在平原撒欢了。

叶尼塞河是流入北冰洋的最大河。从高处看,这一段的河谷分布着好几个大大小小的城市,有高楼大厦的那种,工厂不少,烟囱多。这里应该是西伯利亚非常繁华的一个地区。不过,我并不会经过城区,只是绕城而过。

灿烂的晚霞,染红了全部天空。

这个俄罗斯人,有兴趣的骑着我的单车,在旅馆门口停车场转了好几圈。

从克城动身后不久,我感觉骑着很费劲。学着车行老板,自己动手给车保养。没有清洗剂,就把洗脸毛巾裁下一截做抹布,仔仔细细把链条擦的干净,然后喷上随车带的润滑油,再一骑,果然轻松了很多。弄完,手成这样。

咖啡店门口,一对用废轮胎做的鹅,环保又好看。

说是西西伯利亚平原,其实还是无休无止的山,只是坡度稍缓而已。

跑完今天,总行程就超过六千公里了。有人问我为何要这么做?我把曾说过的一段话放到这里,希望以后不要再有人问我这个问题。

大家关注我这次远行这么久了,我也一直没认真讲过我为什么会弄这一次远行。请注意,我说的不是旅行,更不是旅游。

世界杯是源动力。南非世界杯结束时,我就斟酌,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参与世界杯,就像你爱一个人,你总得有所行动,不能光靠嘴。

我不是专业的球员,何况中国队也没进,我也不是体育从业者,写文章做报导这些跟我没关系。现场去看球,有钱(还不需要太多)有闲就行,大把的人做的到,到现场看球的,并不是人人都是球迷。我还是弄个符合我劲松的方式。

骑行,有难度,有意思,有乐趣,而且很独特,这个方式要得。有了想法,就尽可能让它实现。这件事很难,难到连自己都没有足够信心去完成它。

这几年,我一直在跟我的朋友说这件事,就是要给自己压力。我喜欢摇滚乐,摇滚到底是什么?很多种答案,我的理解是,一定要遵从自己内心的呼唤,不能做一个口是心非的人,既然想了,就尽力去做,即便没有最后完成目标,我的内心依然是劲松的内心。

大概在9几年,有1本书很流行,杰克-凯鲁亚克的《在路上》。书名的几个字很快成为一种潮流,就像流行音乐或法国香水或米兰时装,成为一批人的信仰,口头禅,争相追逐的时尚,其实,作者的本意并非如此。

作为“垮掉的一代”的代表作之一,《在路上》更多隐喻的是颓废、漫无目的,迷惘等等。我用看球赛,作为一次艰巨远行的理由,大概也归于此类。

我想,如果一定要找理由,球迷、摇滚乐、在路上,这是三个关键词。

至于游记、风景、感想什么的,只是行程中的副产品,对我而言,其实不重要。个人表达,不喜勿喷,看看就好。

已没有时间概念,反正是很晚,终于可以在异国的路边旅馆安顿下来。

一整天的奔跑以后,我需要停下来思考。有部电影,叫《run rola run》。是不是只要不停的奔跑,就真的可以改变命运?

未完待续。。。

文字编辑/ liria

资料来源/ 劲松

西地那非物质

西地那非有哪些副作用

西地那非起效时间

西地那非片的功效

相关推荐